硅谷不是园区!PaulGraham:如何把匹兹堡打造成新创中

2020-07-27  阅读 191 次 作者:

硅谷不是园区!PaulGraham:如何把匹兹堡打造成新创中

大部分想要成为硅谷的城市,大概都是想要获得如同硅谷一样的经济发展,就如同进入硅谷工作的人,许多是想要成为富有的人。然而,对硅谷来说,硅谷只是成为硅谷,但对于想要成为硅谷的城市,它们则是在追求发展的过程失去了自己,或许就如同成为硅谷移工的人往往必须捨弃自我,成为 H1B 大乐透里面的一个蒙地卡罗一样吧。

作者介绍:

保罗.葛蓝是硅谷知名的创业教父,也是知名的电脑科学家,以 Lisp 方面的贡献着称。在全球资讯网兴起的前期,因为创办 Viaweb 后来被 Yahoo 以五千万美元的价格收购,后来开始设立着名的创投公司 Y-Combinator,其讯息网络 Hackernews 更是硅谷重要的即时讯息集散地,地位如同骇客与创业家版本的 ptt,其大量关于创业的 论文 被硅谷创业者奉为圭臬,在史丹佛大学开设的 How to start a startup 课程更可以说是所有想要创建伟大网路公司的创业家必看的经典之作了。

导读:

本篇 是 Paul Graham 在今年于匹兹堡一个活动上给的演讲,因缘巧合的刚好跟最近台湾很夯的「亚洲硅谷」议题有点关係,如果看过其他 Paul Graham 的文章或是一些硅谷比较重要的意见领袖的着作,基本上用膝盖就可以知道「亚洲硅谷」的设计思维跟加州的硅谷完全是八竿子打不着边。在这篇里面,Paul Graham 提出了具体的五项建议:「鼓励地方性的特色餐厅」、「保留老建筑」、「运用人口密度的优势」、「让卡内基美浓成为顶尖」、「鼓励包容文化」都是当下匹兹堡就可以开始做的,不需要特别去盖园区,就可以让匹兹堡成为一个吸引人的地方。综观台湾的产业发展轨迹,北北桃虽然在人口密度与交通建设上有一定程度的优势,但相比起来,台南或是高雄这样曾经富裕后来没落,近几年又开始因为美食或是观光导致假日经常大塞车的城市反而是比较接近匹兹堡的情况,可惜的是台湾没有任何一所大学可以跟卡内基美浓匹敌,即使是现在的台大,对于世界上其他地区的优秀人才也没有办法构成足够磁吸的效果,我想这应该不仅仅是因为排名的关係,台湾的大学也比较没有自我性格,简单来说就是「不够酷」。要成为亚洲的硅谷,或许应该先搞清楚我们到底应该要怎幺自我介绍。

本篇是 Paul Graham 在匹兹堡一个活动上给的演讲。大部分的内容可以套用到其他的城市,但不是全部,原因如同在演讲里面说的,匹兹堡跟其他大部分有可能成为新创中枢的城市相比有一些重要的优势。

如何把匹兹堡打造成新创中枢?

如果要把匹兹堡打造成像硅谷一样的新创中枢,应该要做些什幺呢?我觉得我对匹兹堡算是蛮了解的,因为我就在这边长大,在 Monroeville,我也对硅谷了解不少,因为那是我现在居住的地方。你有办法想像如同硅谷那样的新创生态系在这里发展吗?

当我答应要来这边给演讲的时候,我并不觉得我有办法给一个非常乐观的演说,我想如果我谈那些匹兹堡曾经可以做以让自己成为新创中心的部分,大部分的内容都会是无意义的空谈。因此我想要谈谈那些匹兹堡现在可以做的。

让我想法改变的原因是一篇在纽约时报美食版的文章,那篇文章的标题是「匹兹堡的年轻人都跑去卖鸡排了!」对大部分的人来说这件事情可能一点都不有趣,更别说这件事情可能可以跟新创扯上关係。但当我读到这个标题的时候我好像被雷打到一样,我想我如果努力去找的话大概也无法找到另一个更有潜力的地方了。当我开始读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感到更加的兴奋了,文章里面提到:「25 岁到 29 岁的青年现在已经佔据了百分之 7.6 的居住人口比例,十年前只有百分之七。」哇!我想,匹兹堡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波特兰,他可以成为一个是 20 多岁的人想要去住的很酷的地方。

数天之前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可以感受到那种不同之处。我从 1968 年在这边居住到 1984,过去我并不是很能理解,但在这整段时间里面,这座城市可以说是处在自由落体式的衰退状态。从飞机上到郊区都可以看到这个现象在发生,钢铁与核能产业都在凋亡当中。然而,现在这座城市里面的年轻人们带来了不一样的气息,不仅仅是市中心感觉更加繁荣了,这里有股我小时候未曾感受过的活力。

当我还小的时候,这里是个年轻人都想要逃离的地方,但现在它是个吸引着年轻人的地方。

这跟新创有什幺关係?由于新创产业是由人所驱动的,而平均来说,在典型的新创公司里面是由 25 岁到 29 岁这个区段的年轻人组成的为主。

我已经看过当一个城市有这样一群年轻人的时候会拥有多幺大的力量。五年之前,人们把硅谷的重心从湾区拉到旧金山,Google 与 Facebook 位在湾区,但下个世代的巨人都在旧金山。造成重心移动的原因其实是人才战争,特别是工程师的争夺战。大部分 25 岁到 29 岁的年轻人倾向在市区居住,胜过无聊郊区的中心。因此不管他们喜欢于否,创办人们知道他们必须要跑到旧金山去,我认识好几个创办人都比较喜欢住在南边的峡谷,但迫使他们往市区移动的原因是他们知道不这样做他们会在人才大战当中彻底失败。

因此成为一个吸引 20 多岁年轻人的磁铁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你很难想像一个没有年轻活力的城市有办法成为一个新创的中枢。当我读到这个关于 25 到 29 岁年轻人口增加的统计资料时,我清晰的感受到如同新创公司的数量在 x 轴上面开始增加的兴奋感。

整体来说,在全国的居住人口当中,25 岁到 29 岁的居住人口比例是 6.8%,这意味这这里有 0.8% 的额外人口红利。人口总数是 306,000,因此我们现在在讨论的红利大约是 2500 个人。这已经是一个足以构成一个小镇的人口数,而这还仅仅是额外人口红利,因此你们手上已经有了立足点,现在你们需要的只是去放大这个优势。

虽然「年轻人都跑去卖鸡排了」听起来有点可笑,但就是这个”but”,餐厅与咖啡店是一个城市性格的主要元素,想像你在巴黎的街道上漫步,你经过的是什幺?小的独立餐厅与咖啡店。想像你开车经过一些非常无聊的有钱郊区,你经过的是什幺?星巴克、麦当劳与必胜客…如同 Gertrude Stein 所说的,这些地方跟其他地方没什幺两样,你可以去任何这些无聊地区都得到一样的感受。

这些独立的餐厅与咖啡店的存在不仅仅是可以餵饱人们,他们使得这些地方成为「这些地方」。

因此这是我第一个让匹兹堡能够成为下一个硅谷的具体建议:「做所有你能做的事情去鼓励这个由年轻人驱动的食物文艺复兴潮流。」从城市治理的角度来说可以做些什幺?把这些开小餐厅与咖啡店的年轻人们当成你的使用者,然后用心的去了解他们想要什幺。我可以猜测至少有一件事情是他们需要的:「快速核准的流程。」旧金山在这部份有很大的空间可以被超越。

我知道餐厅并不算是这个趋势的最主要动力,如同那篇纽时文章所说的,关键其实是比较便宜的房租。这是个巨大的优势,但「便宜的居住条件」可能是一个有点容易让人误会的概念。世界上到处都有便宜的居住之处,匹兹堡之所以特别的地方是它不仅仅是便宜,而是一个你会想要去住但不贵的地方。

造成这个现象部分的原因是建筑本身,这件事是我在蛮久之前学到的,当我还是穷苦的 20 岁鲁宅时,最好的选择就是去住在那些曾经富有过,但后来变穷的地方。如果一个地方曾经富裕过,它的居住条件会是舒适但并不会太贵。如果一个地区一直以来都是贫穷的,它的居住条件会是便宜但糟糕的。但如果一个地方是曾经富裕过然后变得贫穷,你可以在那边找到便宜的豪宅。这是匹兹堡之所以吸引人的原因之一。匹兹堡大约一百年前曾经富裕过,当时住在这边的人建造了大而坚固的建筑,虽然并不全然是非常有品味的设计,但无疑的大多是坚固的。因此另外一个具体的建议是:「不要去摧毁那些可以吸引人们的老建筑,当城市在复甦的时候,如同现在的匹兹堡,开发商往往迫不及待的要去把这些老建筑拆掉,不要让这些事情发生,努力去做历史的保存。」大型的豪华建案不是用来吸引年轻人的,他们是新餐厅与新咖啡店的天敌,这些豪华建案将会削弱这个城市的性格。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你无法太彻底认真的去处理历史的保存,但一个城市愈认真的面对这个议题,他们往往看起来做的更好。

然而匹兹堡吸引人之处不仅仅是这些建筑本身,还包含了它的地理位置与周遭环境。如同旧金山与纽约,匹兹堡很幸运的是一个在汽车工业发达之前就发展起来的城市,这使得它并未过度扩张。因为 25 到 29 岁的年轻人愈来愈不喜欢开车,他们更喜欢走路、骑脚踏车或是搭乘大众运输工具。如果你最近有去旧金山的话,你会不由自主的注意到脚踏车爱好者的族群有多幺大。这并不仅仅是年轻人的时尚,或许应该说他们找到了一个更棒的生活方式,留落腮鬍会退流行,但骑脚踏车不会。一个可以轻鬆的用脚踏车而不需要开车就能游遍的城市代表着一种更美好的时代,因此我会建议做所有可以做的事情去投资在这上面。如同历史的保存一样,这看起来好像不太可能可以做的很厉害?

为什幺不思考看看把匹兹堡变成全美国对脚踏车最友善的城市呢?想想看如果你可以做到这种程度把旧金山远远抛在脑后,如果你做到了,这看起来不太会令人后悔。这个城市将会看起来像是个年轻人的嘉年华盛会场所,而那些人正是你想要吸引的人。如果他们必须要去其他地方找工作,他们肯定会带着遗憾离开这个地方。缺点会是什幺?你可以想像一下这样的报纸标题「一个因为对脚踏车太过友善被毁掉的城市?」这看起来不太可能会发生。

因此假设很酷的老旧周边区域与很酷的小餐厅可以把匹兹堡打造成下一个波特兰。这样就够了吗?这里其实处在一个比波特兰更好的位置,因为匹兹堡有一些波特兰所缺乏的元素:一个首屈一指的研究型大学。卡内基美浓大学加上小咖啡店代表这里不仅仅有着时尚的拿铁,这代表你在跟别人讨论分散式系统的时候可以喝着时尚的拿铁,现在你是否觉得离旧金山更近一点了?

事实上匹兹堡在一个方向上面是胜过旧金山的,因为卡内基美浓就在市中心,但史丹佛跟柏克莱大学都位在郊区。

卡内基美浓可以怎幺帮助匹兹堡成为一个新创中枢呢?成为一个顶尖的研究型大学!卡内基美浓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学之一,但想像一下如果他是强到世界上每个人都知道它的话,事情会是什幺样子?有很多充满使命感的人肯定是要去那些最棒的地方,无论这些最棒的地方在哪里,即使它在西伯利亚。假设卡内基美浓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这些最优秀的人都会跑来这儿,会有很多哈萨克小孩都梦想着有一天他们可以在匹兹堡生活。

成为这样的人才吸铁是大学可以使一个城市成为新创中枢而做的最重要贡献,事实上这可以说是实务上可以提供的唯一贡献。

但等等,难道大学不应该设立一些叫做类似「创新」或是「创业」之类的学程吗?我认为不,他们完全不应该做这件事情。这些事情往往最后都会令人失望,因为他们会追求错误的目标。通往创新的道路并不是朝向着创新,而是应该朝着某些特定的事物,像是更好的电池或是更好的 3D 列印,而学习创业的唯一方式就是去做它,这件事情你不可能在学校里面学到。

我知道听到最好的大学能帮助新创的方式就是变成一所优秀的大学,这样的事实可能会让一些官员觉得很失望,这好像是告诉人们要变瘦的方式就是少吃点东西一样。

但如果你想要知道新创公司是怎幺来的,看看那些经验累积的证据吧,看看那些最成功的新创公司的历史,你会发现他们往往是有机的从几个创办人打造一些有趣的小专案开始。大学的好处是可以把这些创办人聚在一起,然而接下来他们可以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离开大学的道路。举例来说,不要去花时间弄学生或是老师在搞的专利所有权,以及採用开放式的规範与跷课等等。

事实上,大学可以做的最有效的事情之一是鼓励新创公司离开哈佛所创的一个模式。哈佛以前在圣诞节之后会有期末考,在一月的开始之时,他们会给学生所谓的「温书假」,这段时间学生们都应该要专心去準备考试,而微软跟脸书有一个很少人知道的共通点:他们都是在「温书假」开始的。这是个把一些小专案变成新创公司的绝佳契机,学生大多都还在学校,但他们不需要做太多事情,因为他们只需要专心準备期末考。

哈佛可能已经关上了这扇窗,因为几年之前他们把期末考移到圣诞节之前,并把「温书假」从 11 天缩短到 7 天,但如果一所大学真的想要帮助它的学生去创业,这个经验法则告诉我们最值得做的事情就是什幺事情都不要做。

匹兹堡的文化是另外一个优势,看起来一个城市必须要有相当的社会开放性与包容力才能够成为一个创新的枢纽,而且这件事情的原因还蛮显而易见的。一个城市必须要能够忍受各种奇形怪状的事情才能够成为新创公司的基地,因为新创公司通常都很奇怪。而且你无法选择性的只接受形式上的特异然后去期待这些东西可以成为巨大的新创产业,因为那些怪异之处都混合在一起了,你必须要接受所有的特立独行才行。

这些要素很快的可以排除掉许多美国的大城市,我可以蛮乐观的说匹兹堡并未因此被排除在外。有一件事情是我从小到现在都记得的:人们非常享受在这里独处的时刻。即使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件事有什幺奇特之处,我并不是非常确定原因,或许其中一个原因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在这里是个外来的移民吧。当我是一个在 Monroeville 的小孩时,人们并不会自称为老美,他们叫自己义大利佬、赛尔维亚佬,或是乌克兰佬。想像一下这里一百年前的样子,当人们从二十多个国家来到这里的时候,互相包容是唯一的选项。

对我而言,我记忆中所及匹兹堡的文化是包容且务实的,这也是我描述硅谷文化的方式。更重要的是,这不是个巧合,因为匹兹堡在它的辉煌年代就如同现在的硅谷一样,这里是个人们会跑来打造新玩意儿的地方,虽然这些人们打造的东西已经随着时间褪色,那股充满干劲的精神依然是相同的。

所以即使一群假掰的嬉皮文青跑来可能会让人有点困扰,我会选择脱离我习惯的常轨去鼓励他们,并且更加习惯性的去接受各种奇特的想法,甚至要搞得像那些疯狂的加州人也没关係。对匹兹堡来说这是个守旧的选择:回归到这个城市的根本。

遗憾的是,我必须要把最困难的部份留在最后,要成为一个新创的中枢,你还需要一个关键的要素,而这是匹兹堡所缺乏的:投资人们。硅谷有一个非常大的投资社群,因为它已经花了五十年去养育这个生态。纽约也有一个很大的投资人社群,因为那里充满着极度爱钱的人,他们热衷于挖掘新的方式去获得大量金钱。但是匹兹堡没有这两种人,而且那些吸引人的便宜房子对于投资人并没有任何的影响力。

如果一个投资人的社群开始在这里发展,你想要的事情就会如同硅谷一样的发生:缓慢而有机的。因此我不会去打赌在这边能够有办法短时间内就生出一个巨大的投资人社群,但很幸运的是现在有三个趋势使得这个因素并没有那幺必要:第一是新创公司启动的成本愈来愈低,因此你不再像以前一样需要这幺多外部的投资。第二是如同 Kickstarter 一样的平台,一个新创公司可以用比以前更短的时间去获得收入,你可以在任何地方把东西丢上 Kickstarter 去验证想法。第三是如同 Y-Combinator 一样的计画,世界任何地方的新创公司都有机会来到 YC 待上三个月,选择你适合的投资,然后回家

我的建议是把匹兹堡打造成一个很适合新创公司的地方,而且最后很多新创公司都会黏在这里。有些会取得成功,而有些创办人会因此成为投资人,也会有更多的新创公司黏在这儿。

这并不是一个成为新创中枢的捷径,但至少是条路,而且是个很少有城市能够走的路,而且你不需要因此做出巨大的牺牲,回想一下我刚刚所建议该做的事情:鼓励地方性的特色餐厅、保留老建筑、运用人口密度的优势、让卡内基美浓成为顶尖、鼓励包容文化。这些都是可以让匹兹堡成为一个宜居城市的方式,我这样讲的意思是你们应该至少做的比这还多。

这是个令人鼓舞的思考方式,如果匹兹堡成为一个新创中枢的方式是更大程度的成为匹兹堡自己,这将会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成为一个成功的典範。事实上这或许是在所有同等规模的城市当中最好的机会,这会需要一点努力,以及大量的时间投入,但如果要说有什幺城市可以做到这件事情的话,匹兹堡肯定是可以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