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商生存游戏,决战台股无量年代

2020-06-19  阅读 634 次 作者:

券商生存游戏,决战台股无量年代

台股量能不足,成交量委靡不振,营业员坐了一整天,也只做成一笔交易,券商业绩惨跌,有的裁员、有的整併据点;然而,却也有些券商逆势突围,靠着业务重整、扩展通路等,成功转型活更好。

2016 年岁末,台湾迎来 67 年来最热的冬至,台股却是冷到极点。外资一放假,量能便急缩,连续一周的成交量低于 600 亿元,年底封关前更未见乐观。儘管瑞银证券、摩根大通等投资机构纷纷喊出 2017 年第一季台股上万点,但证券业内却是警讯不断。

台股量能萎缩
好日子没了  券商整併裁员

「量回不来了!证券业正式进入寒冬!」即便是市佔率第一的元大证券,只要整体成交量低于 700 亿元就很难赚钱,更何况是其他券商。根据证交所统计,今年 1 至 11 月,台湾证券业盈余 193.77 亿元,其中 43 家综合券商就有 13 家亏损;30 家专业证券经纪商,亏损 12 家;前十大券商中的统一、元富,到 11 月的累积净利竟较上月不增反减。

也因此,券商裁併据点、裁撤员工的消息不断传出。前三大券商元大、凯基、富邦原来都有千人营业大军,如今也只能悄悄从併点开始缩手。对外仅敢说是重整据点效益、鼓励不适任员工优退优离。根据证交所统计,证券据点从 2011 年至今减少了 123 家、从业人员 5 年来流失了 4 千多人。

大券商获利纷纷往下掉,小券商更难过得了损益平衡点。台中区域型券商台安证券两年前还有人愿意开价 200 万元来买,撑到最后连客户都没了,数月前悄悄用 1 元转让给兆丰证券,人员就地解散。其他原本抱着敝帚自珍、惜售心态的小券商,如今都急着求售,却已完全没人要。

从业人员则人人自危。不少营业员守在电话机旁整天都接不到单,就算接到单子,也有高退佣的压力,每月成交量就算做到 1 亿元,也只能领到 5 千元的接单奖金,光靠底薪、月入两万多元根本无法过活,兼差开优步(Uber)或卖烤地瓜的人都有。今年尤其严峻,1 月证券产业整体从业人员还有 3 万 6,873 人,到 11 月已流失了 1,377 人。

外资法人全主导
大型股狂飙  中小型股变殭尸

曾经每年贡献台湾政府 2 千亿元税收的证券业正在快速没落。根据金管会报告,今年以来,日本、香港、上海、南韩、深圳、新加坡等股市交易量能都有萎缩情形,幅度在 10 到 66%;台湾日均量年减幅度 15.97%,量能萎缩看似并不严重,但大户出走、散户退场,被外资全权主导的窘迫却是愈演愈烈:不管是中国黄金 11 周、还是圣诞节,几乎一到年节量能便急速结冻。

券商生存游戏,决战台股无量年代

凯基投顾董事长杜金龙观察,如今外资佔台股总市值比为史上最高,自然人持股佔总市值 37.52%,机构法人为 62%,其中外资佔到 4 成,只剩外资和自营商为主要作手。

周转率低、流动性差,导致流动性折价。一名券商主管指出,虽然指数到 9 千多点,但除了台积电、鸿海等大型权值股,8 成中小型股票都还在 7 千点的价格,周转率和股价偏低,四大基金和外资法人考虑到流动性和变现性,更不会考虑投资中小型股,连电视台的理财节目都公开叫投资人不要投资中小型股。

「台湾的中小型股真的是很委屈,」证交所前总经理、福邦证券董事长林火灯指出,因此他希望能游说业界与政府放宽券商发私募基金投资中小型股,让优质的中小企业回到比较好的本益比,进而刺激量能。

资本市场国际比较
美国租税优惠  台湾官民却还在对峙

但真正谋杀量能的元兇,却是没有定调的税制。台经院副院长邱俊荣指出,散户离开,是因为他们害怕太多政策不确定性,导致台股效能没有被完全发挥。

林火灯也大胆直言,「两代政府的资本市场政策,给了台湾很痛的教训!」

他分析,2012 年美国政府看到 IPO(首次公开募股)家数递减、美股量能减少,美国总统欧巴马便颁布新创投资租税优惠「JOBS」(Jumpstart Our Business Startups Act);而马英九政府却反其道而行地开徵证所税;今年美国总统当选人川普(Donald Trump)未上任便抢先宣布减税计画,吸引海外企业和资金回流美国,但小英政府却仍规画加税。「为政者应该要好好反思,怎幺会对国际情势这幺没有感觉!」林火灯痛陈。

他认为,社会应该要看到资本市场的槓桿效果,而非敌视资本市场,「到台湾上市没有诱因,当然就去其他市场,」林火灯指出,这也是为什幺券商一直强调要将税制订得更有竞争力的主因。

近期民进党政府终于鬆口,允诺会重新检讨资本市场税制,但实际上,在检讨交易税制的这场战役上,民间与政府到现在仍未站在同一阵线。以小券商为主的券商公会疾呼,要政府调降当沖税率,从千分之三降至千分之一的同时,也应该检讨股利所得课税等多项不利资本市场的税制。

但政府也趁势要求券商应有相关配套,例如尽快将系统升级为逐笔交易,不能只靠降税而已。「业者已经赚不到钱了,要他们再花钱更新系统的确为难,但这笔投资绝对不是天文数字,全世界只剩下台湾还在使用落后的集合竞价,像话吗?」证交所董事长施俊吉直言,只要券商有心,他可以出面向政府及银行协调分期借款投资系统。

况且,5 年前调涨税率,反对声浪不大,才能通过立法院;现在要降税,当然也要纳入反对降税者的心声,不能再贸然行事。

而财金部会对于当沖降税的版本,也与民间不同,一种是降至千分之一点五、一种是降至千分之二,皆由卖方负担;而股利所得税制等议题,也要等到 2017 年 4 月委由中华财政学会执行的「提振量能报告」出炉后,才会推出更明确的税率规画,并非完全确定往分级分离课税研议。

「但要全面改成逐笔交易,全市场要投入十几亿元,很多人根本无力,」也是兆丰证券董事长的券商公会理事长简鸿文透露中小券商的无奈。

踌躇至今,也难怪就算大盘拉在 9 千多点历史高档,可是不仅券商、投资人无感,几项活络股市量能方案,也都未见显着成效。

营业员逆势突围
券商新获利模式  金融科技助阵

而且就算从 2017 年 1 月起,定期定额买台股上路、通过当沖降税,而让量能有所复甦,券商也不可能再靠传统业务赚钱。

康和证券总经理邱荣澄分析,如果没有新商品,就算经济体不萎缩,交易也会死。「市场陋习是杀价竞争,为留住客源,退佣从 5、7,一路被砍到破 11(每成交 1 亿元,券商手续费收入为 14.25 万元,退客户 11 万元)。他估计,至少要拉高到往日 3 倍的量,经纪业务才有可能赚钱。

也因此,在法人时代的券商获利模式,必须和散户时代完全不同。以元大证券来说,1 到 11 月获利 74.17 亿元,大幅超越去年同期的 65.54 亿元,绝大多数是靠自营业务。一位元大证的自营主管分析,今年国际债券走多,债券部门特别赚钱,贡献营收过半,权证等新金融商品业务则佔三分之一,但计量交易、策略交易、传统股票交易等的获利数字就萎缩很多。

而且,如今自营交易都得靠金融科技辅助,高频交易或顺势交易(trend follow)蔚为风行。「最后会只剩两种人:速度最快的人和成本最低的人,」甫从元大证券自营部转任康和证券总经理的邱荣澄指出,台股看似没有量,其实是过度效率。

「只有够快的人才抢得到价差,」邱荣澄分析,现在必须做到把不同的参数公式烧成不同晶片系统自动下单,用专线网路(T1)或光纤连线,才能抢得到毫秒、微秒的价差,「快到连无风险套利都很难做了,对一般散户门槛更高,」他坦言,方向交易的胜率愈来愈低。

也因此,过去几个做方向交易的券商 2016 年获利都不佳。例如 2015 年凯基自营部看好美光购併题材而重压华亚科,后来一度破局,华亚科为此连跌数日,凯基损失惨重,所幸 12 月初操作中寿股票贡献业务 7 亿元,但获利还较去年同期少了 2.09 亿元。甚至连股债操作最灵活的统一证券,11 月累积获利也较去年同期衰退 8.6 亿元。

经纪业务更得积极转型,元大、凯基、富邦和永丰金证券正大力发展财富管理,1 到 9 月,10 家已获准开办财管的券商信託规模已达 1,122 亿元规模。

杜金龙指出,证券商财富管理业务人员人数,由今年初 1 万 1,172 人,到 9 月底增加至 1 万 2,098 人,增加幅度达 8.3%。其中,永丰金证、国泰证是建立财务健诊团队,让第一线业务员从股票交易员转变成全方位的理财规画师,而富邦和国泰则援引金控与寿险的长期规画能力、客服与商品为后盾,拓展业务规模。

若不想在红海割喉,就得做出利基市场。唯一挤进前十大获利的外资券商新商瑞银证券,则以特色取胜。瑞银证为单一经纪商,以做自家生意为主,但由于有发研究报告,能争取到外资法人下单。近期每次 MSCI(明晟)新兴市场指数公布最新的成分股权重,外资便会下单给瑞银证,一单都是几十亿元金额,再加上几笔本土券商很难插手的国际承销案,获利便很可观。

金融服务快狠準
小券商拚财管重生  擦亮老招牌

因此,像康和这种市佔排名第 20 名后的小型券商,既不是速度最快,也不是成本最低,能做的就是「创新」,尽可能地让服务更自动化、智慧化。

邱荣澄指出,康和是 26 年前由味全黄家、康和建设郑家、和泰汽车苏家等几个资本雄厚的家族合资成立,当时在业界也算一线品牌。但当产业结构改变,而内部却习癖未改,就会出现弊端。这几年爆发数次负面丑闻,从高阶经理人利用人头户参与丰祥─ KY、神準的询圈配售、或是非自行买卖业务人员,却从事自营交易等遭到金管会重罚,都重创康和商誉。最近又因承销乐陞 3 次可转债遭检调搜索、未帮劳工提拨劳退金而捲入劳资纠纷,连併购先机投顾也破局。

为了挽救康和这块老招牌,郑家第 2 代、康和证券副董事长郑大宇特地延揽邱荣澄,一方面希望发展自营部的无风险套利及配对交易,另一方面也强化财富管理业务,同时筹画权证交易竞赛延揽新客。

「未来我也会做机器人客服,」邱荣澄坦言,有限的人力会用在重新树立品牌上,即便康和不大,只要把品牌做好、人员素质提升,小券商还是有机会突围。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