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人生大哉问:离婚

2020-07-27  阅读 224 次 作者:

硅谷人生大哉问:离婚

离婚是件很艰难的事。但在硅谷这件事会更加困难。因为这个地方充斥着巨额的财富、自负的人格以及精明的谈判专家,搞定一桩离婚协议往往需要数年的时间。比方说 Elon Musk 跟第一任妻子 Justine 离婚就用了 2 年的时间,双方光是在法律和会计方面的开支就高达 400 万美元。所以,越来越多的硅谷年轻夫妇开始签署婚前协议。。

创建了开心农场的 Zynga 亿万富翁创办人现在已经深陷离婚农场。

硅谷人生大哉问:离婚
Zynga 创办人 Mark Pincus,REUTERS/Stephen Lam

Mark Pincus,Facebook 和 Twitter 的早期投资者,有着 12.8 亿美元的身家,现在已经跟他的妻子,家装公司 One Kings Lane 共同创办人 Alison Gelb Pincus 分手了。两人是 2008 年结婚的,正好是 Mark 创立 Zynga 一年之后。Zynga 成立后只用了 4 年的时间就发展成一家价值 10 亿美元的公司。儘管两人前有婚前协议,但 Alison 在离婚申请书中向法庭提出申请,要求判定这份婚前协议书作废,因为在两人结婚期间 Mark 的资产净值飙涨了。

离婚总是很艰难的,但在硅谷这个充斥着巨大财富、阿尔法人格、精明谈判专家以及难以估值的资产之地,这档子事会变得尤其混乱。也许这正是 Evan Spiegel,Snap 26 岁的亿万富翁创办人,在跟名模米兰达·可儿结婚前寻求籤署一份「严苛的婚前协议书」的原因。他的财产超过了 40 亿美元,其中大部分都被锁定在 Snap 的股票里面,这些财产哪怕两人的爱情泡沫破碎也是安全的。

硅谷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 Michael Pascoe 对此表示:「一些在硅谷发达之后就抛弃了糟糠之妻/夫。这都是金钱作祟。」

在硅谷,究竟什幺算是「金钱」是很複杂的。有 6 位数的工资,有可能一飞沖天或者一落千丈的新创企业股权,以及受限制股权等,后者是苹果、Google 等技术公司实施的一种流行的酬金方式,员工只有在满足特定条件后方能变现。

按照加州的法律,你在婚前拥有的任何东西均属于个人财产。然而结婚期间获得的任何资产或者收入均被视为「共有财产」,而且在离婚时法律要求双方需平分共有财产。

正是出于这个原因,一些精明的待婚人士都会取出婚前协议,先行拟定好一份思路清晰的离婚计划。

Mark Ressa 曾经帮亿万富翁风投家以及技术新创企业创办人等打理过这方面的事情。他注意到经过 10 年打拼、靠着 6 位数的工资以及股权已经积累了可观财富的 30 出头的伴侣签署婚前协议呈现出日渐增多之势。

他说「我看到婚前已拥有可观财富的年轻夫妇均表示出了保护自身财产的兴趣。」他最近就碰到一对夫妇,两人均在一家大型社交网络公司工作了 10 年,手持的股票价值已接近百万美元。

另一位嗅到高净值人群商机的律师 Jeffrey Verdon 说:「硅谷有很多人在结婚前就创造了自己的财富。刚刚崭露头角的年轻技术极客并没有时间来打理关係。」

但在处理离婚时,他的一些客户却希望不惜一切代价压榨直接伴侣而不是协商解决,儘管后者从财务意义上来说会更好。

Verdon 说:「这帮聪明绝顶的创业者实在是太倔强了,所以会不惜一切代价压制自己的配偶。自负打败了他们。」

不过有时候则是没有掌握财权的另一方寻求对簿公堂。这属于不惜撕破脸的破釜沈舟。

不幸的是,围绕着也许永远也无法盈利的硅谷新创企业的炒作,可能会让配偶经受一次不和谐的现实考验。

旧金山的离婚律师 Liat Sadler 说:「配偶当中不是创业者的那一方往往会对自己配偶的股权价值产生过高愿景。她/他们看见金子就认为价值数百万美元。」

一旦提交了离婚协议书,双方的资产都要被冻结直到达成协议。对于高净值的一方来说这很令人沮丧,他们更愿意把钱转走,尤其是诉讼有时候会拖好几年。

硅谷人生大哉问:离婚
Tesla 创办人 Elon Musk 与第二任妻子 Talulah Riley,拍摄时间是 2014 年。两人现已离婚。Musk 第一次离婚的代价是 400 万美元。REUTERS/Danny Moloshok

Verdon 提到自己的一位客户。此人持有 10 亿美元的股票,但在诉状被驳回前自己都不能碰。「女方律师告诉他这桩离婚案要扯上 5 年。」

儘管披露所有资产和收入是法律义务,但这并不能阻止一些人试图进行公司重组或者隐匿财产。

旧金山的一位家庭律师 Raquel Sefton 说:「这非常的不明智。有人认为自己可以悄悄带走自己的钱,但这幺做会有巨大风险。」

她提到的先例是 Denise Rossi,1999 年后者申请跟丈夫 Thomas Rossi 离婚。但是她隐瞒了自己在 11 天前刚刚中了 130 万美元的彩票大奖以免要分给丈夫一半。当法庭发现她有意隐瞒中奖之后,法官把全部奖金都判定给了她的丈夫。

鑒于自身财务情况的複杂性,硅谷的夫妻往往会聘请仲裁。仲裁熟悉精心构设的股票报酬形式或者複杂的子女抚养问题。聘请仲裁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儘管从技术上来说这种听证会是公开的,但却是在私人办公室进行的。

除了处理受限股和股权的争夺之外,这些仲裁经常还要对被挣到头破血流的宠物归属问题做出判决。

仲裁律师 Madeleine Simborg 说:「我的标準跟子女抚养权的判定标準一样。要看怎幺判对狗最有利。我会审视每一个家庭,看看各自跟宠物的关係如何,看看狗跟谁会最快乐。」

Ressa 说上周他的一个客户刚刚到仲裁律师那里进行了一场听证会,「论辩的很大一部分」是围绕着 5 只猫的探视权展开的。

一团乱麻的离婚代价可不便宜。据 Elon Musk 透露,自己跟第一任妻子 Justine 离婚时,2 年间双方累积下来的法律和会计帐单共计 400 万美元,这相当于每月 17 万美元。

对于那些身价只够百万富翁而不是亿万富翁的人来说,离婚的律师费大概在 5 万到 20 万美元之间。签署婚前协议,以及在结婚期间发生重大财务变更时更改协议的代价则要便宜得多。

Pascoe 说:「这会被视为不够罗曼蒂克,但我正在努力改变这种看法。大家这幺做是因为彼此相爱。婚姻走下坡路就已经够难过的了。谁都不想对簿公堂相互难看。」

上一篇:
下一篇: